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川滇藏 >> 我行我诉

心醉泸沽湖

心醉泸沽湖

作者:业轩 [作者文集] 日期:2008-2-27 19:22:05

    编者按:天堂终究虚幻,泸沽湖美在人间。

    泸沽湖如梦似幻、如诗如画,见它第一眼就给了我震撼。明明就在我心中,却不知怎样才能把它表述出来。仿佛泸沽湖是可意会而无法言说的秘境,它又是容易让人产生奇思妙想的所在。泸沽湖更像一坛陈酿老酒,一旦你触到它,人就醉了。

    泸沽湖位于云南省和四川省交界当地的摩梭人称它为母亲湖。泸沽湖就像宁静的睡美人,躺卧在崇山峻岭的怀抱之中。东北方向有条山梁蜿蜒而下插入湖心,似苍龙俯卧啜饮甘泉。湖岸屹立着一座秀丽的“格姆”山,意为女山,被摩梭人视为女神化身。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被摩梭人赋予了女性形象。古老的民    间传说和同样古老的走婚习俗又为那片美丽山水染上了几分神秘色彩。

    湖光山色之间,零星分布着一些摩挲人村落。依山傍水,清一色的木棱子房。摩梭人兄弟姐妹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延续着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孩子都随母亲姓氏,女孩子担当传宗接代的使命。姐妹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摩梭人最尊重母亲和舅舅。

    大约5年前这个时候,我第一次去泸沽湖。前年秋,我二去泸沽湖。而今我又思念起泸沽湖了,筹划着三去泸沽湖。两次都是从丽江古城包车,车费不菲。汽车沿金沙江两岸行驶,大半天才见泸沽湖,可谓路途遥远。途中还有相当长的沙石路,比较颠簸,可谓旅途艰辛。这些跟泸沽湖的迷人景致相比就算不了什么,付出再多也值得。

    两次泸沽湖之行,我们都下榻在里格村的扎西家。里格是个半岛,20多户摩挲人家,居住在湖湾里和半岛上。里格村距离落水村有10多公里。美丽的落水村,因其交通便捷和湖畔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泸沽湖景区的代表。而里格又有着不一样的湖光山色,商业气息也比落水那边淡了许多,会让人觉得更加惬意。

    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祖国面貌日新月异。这变化也体现在了我的两次泸沽湖之行当中,首先道路变得更加通畅。第二次去泸沽湖,就没有了汽车在吊索桥上颤悠悠驶过金沙江的惊险刺激。行驶速度也比前一次快许多,中午时分汽车就过了宁蒗县。

    宁蒗距离泸沽湖有七十多公里,汽车翻山越岭,曲折行驶在连绵不断的青山间。我觉得开车师傅挺辛苦,想让他休息一会儿。再说也到了用午餐时间,我就让司机师傅在合适的路段把车停下来。和以往出门旅行一样,背包里少不了各式美食。有罐头鱼、肉,水果、糕点,还有易拉罐啤酒、饮料等,一顿丰富的野餐。我让司机师傅过来跟我们一起吃,他只取了一些火腿、糕点和一听饮料,独自回到车旁。饱餐一顿,我还喝了一听啤酒。临行时,旅伴仔仔细细地把垃圾捡拾起来,放进方便袋拎上车。其中也包括司机随手丢在车旁的纸巾和易拉罐。司机见我们如此自觉的爱护环境,连声称赞我们文明。

    下午1点多钟,汽车驶入景区。旅伴惊诧于泸沽湖的美丽,她透过车窗贪婪的朝外张望,嘴里还不停的啧啧称奇。时隔三年,泸沽湖再次映入我的眼帘。她端庄秀美如故,只是比前一次多了几分亲切。当汽车经过落水时,我察觉出村子里有了许多改变。

    进入里格村,我竟然找不到了上次住过的扎西家。原来当地政府和旅游部门对景区进行了统一规划,迁出半岛上和靠近湖岸的那些摩梭人家。在距岸边百米远的坡地建起了一片新房。规划后的村落比较整齐,却不见了以往的那份情调。经打听我们才来到扎西家,新房比过去阔气了许多,住宿条件也大有改善。就像是老朋友重逢,扎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还带给他们几张上次来时拍的照片。

 

    安排好住宿,旅伴就急着要到湖边走走。我俩漫步在湖边小路,陶醉于湖光山色之中。突然有人过来向我们打招呼,招揽游客坐她的小木船。面前站着位清秀的摩梭女子,船上还有位年长一些的摩梭女人。船费每人20元,我还价两个人20元。她也没多说话,爽快地应下来,并协助我们蹬上她们的小木船。两女子一前一后,轻摇船桨,独木小舟缓缓滑入碧波荡漾的泸沽湖。

    泸沽湖里只有这一种小木船,人们叫它猪槽船。传说:古时泸沽湖地区山洪暴发,许多人被大水吞没。正在喂猪的母亲急中生智,把一双儿女抱起放在猪槽中漂走。孩子们得救了,母亲却葬身洪水。后来,泸沽湖里就有了这猪槽型的小木船。因而摩梭人把泸沽湖视为母亲湖,典雅的猪槽船也就成了摩梭人的诺亚方舟。

    交谈中得知她们是两姐妹,年长的是大姐,招揽我们上船的是小三妹。三妹护士学校毕业,分配在城里医院工作,可母亲执意让她回到身边。湖水清澈,看得见水草,还有零星的水草花点缀其间。“云自无心水自闲,百里玻璃几叶舟。”不经意间,另有一条猪槽船划过来,驶向湖湾。我们的小船也跟着过去,见岸边有两户摩梭人家。

    那条小木船停靠在自家门前,两位摩梭女人你一筐她一篓地往院子里搬运船上的土豆。我们还见到院子里的男人和孩子,男子大概是孩子们的舅舅。旁边一户人家,地势稍高,离湖岸也远些。屋前有两位老人,七、八十岁的光景。院子里拴着条山羊,好像老爷爷在喂羊。经我提议,我们的小船也靠了岸,三妹领我们拜访摩挲人家。

    先到岸边的那户人家,主人十分热情,带我们参观院落和木屋。临别时,我送给每位孩子一、二十元的零钱。随后,我们登上了那二老的庭院。迎接我们的却只有老奶奶,不见了老爷爷。三妹小声地告诉我:见有客人来,老人害羞,从屋后溜走了。原来那老人是老奶奶的阿夏(情人),他们好了一辈子。年轻时只是晚上过来住,白天回自家劳动。现在年老了,闲暇时就整天陪着老奶奶。他们的四个儿女都外出打工了,老奶奶独自在家,多亏了他来陪。这些话听得人心里软软的,我口中无言,眼中含泪,为老人们挚爱一生所感动。老奶奶很高兴我们的到来,她从筐里拿出几个苹果洗给我们吃。还端出葵花子招待我们,老奶奶让人觉得很亲切。老人找出一个小布袋,装了大半袋子葵花子和苹果,说留给我们路上吃。盛情难却,可我又觉得路上带太多的东西不便。见有不少整盘晾晒的葵花子,就从老奶奶要了一个,借机把布袋里的大部分倒回去。临别时,我把一些钱放在老奶奶的手里说:过几天就是中秋节,我们又没带什么礼物来,这钱就留给你买几斤月饼。我们依依不舍与老人话别,重新登上独木舟。这时少言寡语的大姐开口了:邀请我们去她家坐坐,喝杯茶,我欣然应允。下船时,我们还与三妹约定明天早上坐她们的船到湖上看日出。

    摩梭人老屋旁通常都有几棵果树,三妹带我们去她家屋后摘果子。园子里树木不少,有桃树、杏树、苹果树、核桃树等。桃子非常好看,一半粉红一半青白,美得难以形容,仿佛此物只应天上有。我伸手摘下几个,用纸巾擦去桃毛,咬一口,味道好极了。养眼的还有那两颗杏树,黄橙橙的杏子缀满枝头。熟透的杏子被风摇落下来,如大地铺金。三妹还在树下捡了不少核桃,说核桃好吃,并砸开核桃给我们吃。这时大姐已煮好了茶,招呼我们进屋。三妹还执意要留我们在她家吃晚饭,说杀土鸡款待我们。我说已在扎西家订了饭,才勉强离开。临别,三妹说晚上村里有篝火晚会,约我们同去。

    回到扎西家,大部分游客已开始用晚餐。我点了几道特色菜,与旅伴品尝泸沽湖美食。席间,扎西过来敬酒,并与我们拍照留念。扎西是位典型的摩挲男子,十分帅气。肤色黧黑,鼻梁高挺,身形结实。终日戴着翘沿帽,活脱脱一位美国西部牛仔。

    晚饭后,我和旅伴从扎西家出来,晚会还没有开始。傍晚时分的泸沽湖寂静幽暗,繁星满天。泸沽湖属高原湖泊,湖面海拔约2700米。泸沽湖的夜空,星星眸子般闪亮,仿佛伸手可摘。旅伴仰望着苍穹,激动地对我说:这是她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最灿烂的星空。我们还惊奇的发现:湖的这边天空中繁星璀璨,湖的那边却不时有闪电划破夜空,并隐隐约约有雷声传过来。

    当我们来到晚会的场地,三妹早已等在那里。她给我的旅伴带来一套鲜艳的民族服装,并帮着穿戴好。一会儿,有人点起了篝火。摩梭青年男女身着盛装,手牵着手尽情地载歌载舞。舞步时慢时快,不时引吭高歌。气氛热烈,引得许多游人也加入跳舞的行列。当地流传一句话说:“摩梭人会说话就能唱歌,会走路就能跳舞。”

    第二天早上,旅伴和我简单洗漱,就急急忙忙赶往约定地点乘船看日出。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忽然湖边有人应声,并打开了手电。原来大姐和三妹早已等候在那里。我们登上了她们的猪槽船,披着星光向湖心驶去。

    渐渐的,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黎明时分的泸沽湖,一汪静水,衬上变幻的云彩,清澹而神秘。碧波之上的猪槽船又为那湖光山色增添几分古朴,几分宁静。猪槽船缓缓滑行于碧波之上,一桨划出一个醉心的漩涡,然后再一波一波地荡漾开去。人坐舟中,如浮莲叶。这时,三妹还动情地唱起了摩挲民歌。摩挲人天生有一副好嗓子,三妹的歌声悠远感人。天光、水色,加上这清唱,不禁让人产生天上人间之感。整个湖面波光潋滟一派空蒙,湛蓝的湖水如绸缎般明亮光滑,使人有想抚摸的冲动。三妹说一轮红日从波光粼粼的湖面冉冉升起的景象时分好看,可惜今天没能见到。三妹话里还带着些许歉疚,这让我们很感动。我忙说这也怪不着你们,再说今天的景象也很壮观,我们很高兴了。虽不见一轮红日,可也有霞光万道。我们还登上了位于湖心的黑瓦吾岛。岛上树术葱笼,开满野花。岛上有些建筑,据说是昔日土司的水上行宫。我们站在小岛上,阳光洒满全身,暖融融的。花瓣上的露珠还未化去,晶莹剔透。有许多不知名的鸟儿栖息在岛上,不时发出几声悦耳的鸣叫。返程时,三妹对我们说早饭后,她陪我们去游草海和情人桥。泸沽湖大半部分属四川,草海和情人桥都在四川境内。由于四川那边旅游开发较晚,不少人认为泸沽湖在云南。

    游过草海和情人桥,我们请三妹去吃泸沽湖特色烧烤。期间,三妹还叫来了她的一位活泼漂亮的小表妹。我们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烤鱼、烤肉、烤蔬菜,喝啤酒,那欢天喜地的场面难以形容。

    虽然我无法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把在泸沽湖的经历和感受都写出来,可那快乐与美好让我心醉。天堂终究虚幻,泸沽湖美在人间。

 

上一篇文章:已无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