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川滇藏 >> 我行我诉

火把狂欢节

火把狂欢节

本贴摘自佛山市中医院论坛

    今夜,是彝族火把节的“赞火”,西昌市的“火把狂欢夜”活动安排在火把广场、民族体育场、城南大道。深夜23:30,焰火晚会将在火把广场、民族体育场外举行。

   七点多我们步行往火把广场,彝族人特别崇敬雄鹰、猛虎和火,在火把广场我们的确处处感受到这一点。广场西侧,一只巨大的山鹰雕塑翱翔在天际;在广场中间,有火图腾雕塑;在广场东侧,是九头迈着虎步的猛虎。虎被彝族人视为保护神,在彝族天文历法中还有“虎历”,是按虎星座运行而测算历来的。西昌,彝语称“拉布俄卓”,“拉”即虎,“布”即雕塑,“拉布俄卓”意为“虎城”,而“九”在彝语中有稳固、吉祥、久远的意思。硕大的圆形广场上,56根红色火炬形巨柱耸天挺立,各刻图腾,象征全国56个民族的大团结,也展示出400多万彝族同胞对火的崇仰、火的追求和火的挚爱。广场上硕大的圆形建筑,是凉山民族艺术文化中心,据说,中国凉山彝族选美赛,就在这里举行。凉山民族艺术文化中心,是一个很漂亮的环型建筑,建筑内有仿古两个回廊,走廊左侧分布着一些酒吧、艺术品店、冷饮店。右侧则通向演出大厅与电影院。值得一提的是,文化中心、电影院外环绕的,有着列柱与无规则三角形镂空外墙的走廊,像个漂亮的三维迷宫。

    在走廊中间进入火把广场,看台石与青草交替,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广场上不时有披头斑斓,彝裙百褶,嫣然含笑的盛装彝家姑娘走过,邀请她们合照是来者不拒。细问之下,原来她们都到了相亲的年龄,服装是他们的阿妈新做的,好让他们在火把节相亲成功。

    晚上,8:30,三发信号弹腾空而起,“火把狂欢夜”开始了。只见,附近的火把广场、城南大道各篝火点,人们急不可待的点起了火把,顿时都成了火的海洋。在九虎雕塑前,奥运火炬手和身穿彝族民族服装的青年志愿者,也举行仪式,用火把点燃了篝火。手执火把,围着篝火的彝族同胞,人人满面红光,显现出对对火的崇敬,闪现出火的霞彩。欢乐的音乐响起来了,人们围着篝火跳起了达体舞,已经分不清是那个民族、市民还是游客了。

    像火一般的炽热与真挚徘徊在西昌城,仿佛行进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时空,它是一个民族从衰落到兴旺的历史浓缩,也是全中国56个民族从屈辱到崛起的历史再现,激荡着每一个访者。看着火把广场,回想曾看过的彝族奴隶博物馆,从镣铐铁索中看到彝族历史上的漫漫黑夜和初沐的阳光,了解到彝族同胞过去的苦难和今天的“黑卡觉撒罗”(幸福生活)。“从奴隶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飞跃,可以是一部社会学巨著,但在已经当家作主的百万奴隶眼里,只有两个字:解放——从奴隶主的桎梏下获得解放,彝族人民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彝区经济蓬勃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提高,彝族文化得到深入的发掘,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彝族火把节的由来:其一为“支格阿鲁除瘟疫”说:勤劳善良的彝族同胞在凉山的土地,刀耕火种,艰辛劳作,生活得安详平实。然而,天神恩体古孜对人民安居乐业心生不满,派他的儿子大力神斯日阿比率领天兵,到人间横征暴敛,催租逼债,天兵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广大彝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这时,彝族人民的英雄支格阿鲁带领乡亲奋起反抗,支格阿鲁力大无比,智勇超人,他和乡亲们一起将大力神诱入丛林,夹死在大树中。天神大怒,倾倒所有的害虫于大小凉山,要将所有的庄稼啃光,制造遍地瘟疫,逼万众生灵于绝境。又是支格阿鲁率领乡亲燃起了漫山火把,将害虫消灭殆尽,恢复了彝族人民的和平生活,那天正是农历6月24日。从此,每年这一天,彝族人民都要举行火把盛会,一为纪念彝族人民的英雄,一为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其二为“藏龙地震”说:古来凉山多发地震,人民饱受灾害之苦,无奈求助于“毕摩”(祭司),“毕摩”卦算,凉山地下有藏龙,藏龙嫌地下黑暗,就要翻身,一旦翻身,便即山塌地陷,发生地震。惟一的办法是燃起松明火把,让藏龙看到光明,安稳睡觉,地震灾害便自然消除。也从此,凉山年年“虎月”(农历6月)举办火把节,到时男女老幼,火把游山,是为安抚藏龙,祈求平安。迄今西昌城市鲜见大厦高楼,可见地震之说非谬。

    其三为“追凶除恶”说:南诏六主之一的蒙舍诏主皮罗阁,为了并吞五诏,诱骗五诏诏主于松明阁,以火焚之。众诏主死后尸体难辩,惟邆赕诏主皮罗邓的夫人慈善识破诡计,戒夫勿往,夫不听,授以铁镯,皮罗邓死后,其妻从腕佩铁镯一下便认出了丈夫的尸体。“铁镯辩尸”传开后,皮罗阁又闻慈善夫人貌美,欲娶为妻。慈善率全诏军民与皮罗阁大战三月,兵败而投水自尽。邆赕人民感念慈善夫人的勇敢和刚烈,年年举行火把节,追凶除恶,求取吉祥。

    火把节的传说故事,最多人说的是“支格阿鲁除瘟疫”说。我少年时看彝族民间故事,也是这样说的,因此,我宁可相信“支格阿鲁除瘟疫”说。

    你可以把以上的故事都当做神话传说,但在彝族人民心中,火确实是光明,是诗篇,是力量,是精魂,是美好生活的象征。天下彝人崇尚火,既是一种原始的图腾崇拜,又是对幸福的向往与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