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境外 >> 我行我诉

融入大自然 游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

融入大自然 游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

更新时间:2009-05-12 13:21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作者:周天意

    乘坐敞篷大吉普车,在乱石与杂草的路上颠簸,忽然屏住呼吸怕惊动草丛中的狮子,忽然兴奋地大叫指点路边的成群的长颈鹿……几乎每个到过南非克鲁格公园的人都会让每一个毛孔挥发出最野性的气息,这是一种张扬蛮荒的魅力。参观克鲁格国家公园,亲身体验了她那无与伦比的自然之美,看看生活在此的狮子、大象、斑马和羚羊,成为到南非的游客不可错过的一项体验。

  非洲的感觉

  下了飞机,司机兼导游已经在等我们了。越野车是那种草绿色的敞篷陆虎,四周装有防护栏,人坐在上面,非洲的烈日和风一起扑到脸上。

    路两旁闪过很多非洲特色的茅草房,路两侧全是高高的椰枣树,黑色的果实像葡萄一样从最高的枝头垂下来,将甜甜的味道散布在空气中。车开了一小时,从大路转到土路上,两侧是密密的丛林,树上抽出很多新枝叶,绿茸茸的,整齐中还有变化。左转右转,前面豁然开朗,现出一条大河,河中露出很多青石,仔细一看,不是青石,是浮在河中排成一列的河马。克鲁格国家公园到了。

    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创建于1898年,面积为两百万公顷,是世界上自然环境保持最好的、动物品种最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也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公园。一望无际的旷野上,分布着众多的大象、狮子、犀牛、羚羊、长颈鹿、野水牛、斑马、鳄鱼、河马、豹、猎豹、牛羚、黑斑羚、鸟类等异兽珍禽。车沿着河道继续前进,右边是河,左边是一片沼泽,很多漂亮的水鸟聚集在里面,有的蜷起一条腿在睡午觉,有的用尖尖的嘴在找鱼吃,还有几只羚羊也跑过来喝水。高大的树木多了起来,有的树向阳的一侧枝头挂满了鸟窝。忽然,头顶树枝一阵哗哗作响,抬头看,很多狒狒在枝头荡来荡去,给我们表演杂技。

森林之夜

  前面出现了几幢白墙草顶的仿非洲民居的建筑,旅店老板已经在等候。旅店的位置很好,紧临河,靠岸这一边水流把河壁冲刷得很陡直,而另一边,就是河对岸,则是缓缓的河滩,可以看到很多河马在水里静静地浮着,几条鳄鱼趴在对岸河水与岸的交接处。我们的头上树枝中很多的狒狒在吃果子,然后随手丢果皮,很多掉到我们身上,一点也不怕我们。

  太阳落下去了,不知不觉已是明月初上,坐在河边,看着对岸的景物在视线中逐渐模糊,而月亮又将水面镀上了一层银色,水流得很慢,几乎是平的,只有河马活动身体或鳄鱼下水才会将一江的月光打乱,然后又回复平静。月亮慢慢升高了,对岸的丛林更显深邃。夜很静,所以对岸的丛林中的哗哗声清晰可闻。什么东西惊起了夜鸟,发出很怪的叫声。偶尔一两声猛兽的吼叫,却分辨不出是什么动物。

    闻着丛林的气息,伴着动物的叫声,我们度过了一夜。

和谐大自然

  清晨5点多便被导游叫醒,喝了些茶和咖啡,吃了点面包,大家又爬上了敞篷越野车,车开到国家公园门口时,此时天刚蒙蒙亮。

    低沉的狮吼如箭划破微微泛蓝的夜空;远远传向公园的每一个角落,唤醒了尚在沉睡中的人们及动物……这便是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一天的开始。一进门,便是横跨河的大桥。车停在桥中央,晨曦中,可以看到两只大象领着几只小象在不远处渡河。因为现在是旱季,水很浅。几头河马被大象惊扰了好梦,不满地喷出几股水气,昂昂地叫了几声。鳄鱼是见过大世面的,根本不为所动,依然木雕般,或像块枯木般浮在水面上,只露出头和尾。

    车向深处开去,天很快就亮了。早晨的空气还真凉,我们坐在车上都裹紧了毯子。司机很有经验,边开边左右搜索,还不时停下观察一下动物的脚印和粪便,然后很有把握地追踪而去。

    到了两侧全是一人多高的草丛地带,司机一个手势,大家安静了下来,听见右边的草丛中哗哗的声音,然后慢慢地又出现了几头大象,使劲地扇着两只大耳朵,嘴里念叨着什么,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大家静静地看了一会,又发动车向深处开去。

  路边很多羚羊,看见车来了,先怔怔地望着,车快到眼前了,连忙匆匆地从车前越过,像调皮的孩子。有的仍然安详地吃草,摆摆短短的白尾巴算是同我们打了招呼。有的炫耀似的把纤细的角迎向太阳闪出深色的光。另外一种羚羊屁股上长了两条很漂亮的斑纹,所以它们喜欢在我们前面跑,以此炫耀。

    车又开到了一片草原上,都是贴地的青草,所以什么动物都隐藏不住,几只斑马闪动着耀眼的斑纹开始向树林中有阴凉的地方开拔。一群群的野猪一会聚在一起,一会又四散跑开,不知在做什么游戏。

  对面来了辆旅游车,告诉了一个好消息,于是大家一起朝一处山岗奔去。几辆车静静地停在那里,车上的人纷纷拿起了照相机和望远镜,原来前面有两只母狮子卧在草丛中,一付安然的样子,并没把围观的游客放在眼里。

    11点钟回到了旅店,因为动物中午都躲太阳,我们也要吃饭了。饭后,躺在河边的长椅上,阳光从头上的枝叶中星星点点地洒在身上。水面吹来凉爽的风,好舒服的一觉。

    充分休息后,吃过英式下午茶,傍晚时分大家开始了夜间的游览项目。

与猛兽零距离

  车子爬到了一片高地上,正好赶上太阳缓缓地落山,将四处的丛林、草原、山丘染成金黄色,杂着丛林的腥气的风吹过高岗,人为之一爽。天似乎在太阳落山的一刹那就黑了下来。随车的保安打起了探照灯向周围的草丛和树林中搜索,我们则又裹起了毯子,一方面是因为夜风很凉,一方面是给自己壮胆。

  黑暗中似乎到处都是发光的眼睛,几只吃腐肉的鬣狗在草丛中一闪而过,兔子被灯光一照就呆呆地不动了。

    前面出现了一棵树,司机又向我们打了个约定的手势,于是我们全都紧张起来。车熄了火,灯光缓缓地移了过去,照到了树下正吃东西的一只豹子。豹子满不在乎地回头盯了我们一眼,眼睛里发出了两道绿光。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它,忽然右面又传来哗哗的草动声,探照灯一照,好家伙,来了一头母狮子,离我们就五六米,这两个野兽之间只有10多米的距离,却井水不犯河水。很过瘾地左看豹子,右看狮子地过了好久才走。回去的路上又碰到了豹子在路中间慢悠悠地踱步,像它们的祖辈那样自由生活着,我们的车也只好慢悠悠地在后面开。因为它们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在南非,我们重新找回了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与默契。

 

 

上一篇文章:已无上一篇
下一篇文章:已无下一篇